041 漫长的一日(5)(2 / 2)

怪诞战争 夜天游 1623 字 2个月前

7月6日的那个晚上,他这双治病救人的手,却杀害了一个人!

即使在大学读硕读博期间,他已经看过无数遍的人体模型,也动手解剖过送到学校供给学习的尸体,在这些年的工作期间,他也做过不知多少开膛破腹的手术。

但真当他把治病救人的手术刀插进人的心脏中时,那种亲手断绝他人生命的可怕感觉,是他救上成百上千个人都无法抵消的。

他此刻站在手术台上,看着无影灯下活蹦乱跳的脏器,大脑就是一片空白,今天甚至差点害死他的病人!

刘守知道自己这一辈子算是完了,就像是老天给的报应一般,这么快显在了他的身上。

他重重关上衣柜,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掩面低声哭泣了起来。

......

7月6日,下城区晚萤酒店。

叶语菲转过头看着刘守和马向东,“这位外卖小哥......似乎你俩是老相识,你意外进了这游戏,不想玩的话......要不你俩就留在这看着吧?”

刘守并没有怎么听清楚关于这位自称是灵异博主的小姐的讲话,他来这里并不是为了玩游戏的,他来这里的唯一目的就是找到自己父亲和哥哥被杀的原因!

但是他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马向东!

思绪流转间,众人已经分组完毕。

等众人都已经离去的时候,第一层就只剩下了刘守、马向东还有一直一言不发的黑色口罩男。刘守颇为在意地看了一眼这个神神秘秘的男人,总感觉他的样貌十分地面熟。

但他也没有多想,而是再次迫不及待得向马向东询问了有关罗菲儿案的事情。

似乎是因为在场的人少的缘故,马向东看了一眼在场的第三者后,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当年的火不是我放的。”

“我当然知道火不是你放的!案发的那个夜晚,你从头到尾都和我在一起,怎么可能是你放的火!当年要不是你拦着我,我一定会给你作证!”刘守尽管已经压低了声音,但是激动的语气,仍旧让角落里的口罩男频频向你们这边看过来。

“那视频是怎么回事?”刘守突然想到了当年呈上的视频证据,当时他得知有马向东纵火的视频证据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你别问了,这对你没好处。”马向东烦躁得扭过头,“我现在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早知道当时就不该接这个单子。”

说着,马向东开始拿着手机在四周搜索起信号了。

刘守看着他手机上那个起伏不定的信号,知道这里并不是完全没有信号的问题,想必是那诡谈网站准备的信号屏蔽器不够多。

“或许到楼上会好一些!”刘守想了想提议道。

马向东沉默了一下,最后迟疑地摇摇头,“不了,我还是在这里等吧。这黑灯瞎火的,我们上去了,他们又下来了,到时候找不到对方,还怪吓人的。”

然后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在场的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开口。

突然,一直在摆弄着手机的黑色口罩男猛地起身,似乎极为愤恨地捶了一下墙壁,注意到刘守和马向东看过来的目光,他才又重新缩回到了角落里。

“啊啊!”

凄厉的女声瞬间划破了寂静的环境,一个看上去憨厚老实的身影从一楼走廊的尽头快速地跑了过来,像是被什么洪水猛兽追赶一样,是那个叫做何一晟的男人!

是那个分组前,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周媛媛的那个男人!

身后紧跟着的是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不知道是她的还是谁的,一头长发胡乱披散,慌乱之间只见她一个磕绊,重重摔倒在地上。

虽然他还没搞清楚状况,但作为一名医生,刘守第一时间想要冲上前去救人。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那个怪物。

他的身材高大,在闪烁的光影之中他一时间觉得他或许快两米了,他一手拿着可怕的巨斧,斧刃处鲜血淋漓,脑袋上戴着一个怪模怪样的头盔,上面插满了狰狞的钉子。

刘守第一次感到了害怕。

我靠!那是什么东西?”身边的马向东爆了句粗口问道。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刘守大声地回话,他右手按住了裤兜里藏着的一把手术刀,那是他为了今晚悄悄从医院里带出来的,似乎这样就能给他安全感一样。

黑暗之间,不知道谁大喊了一声“跑”。

刘守的腿就不由自主地跑动起来,跑上了一楼大厅侧的楼梯。

楼梯上是一片漆黑,只有几部还在闪光的手机在随着主人的跑动而晃荡,刘守突然有了一个错觉,这条路或许没有尽头,只能不断地往前奔向一个地方。

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