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漫长的一日(2)(2 / 2)

怪诞战争 夜天游 1680 字 2个月前

扫了一眼楼下,只见不少人聚在一起,在楼下的广场上摆出了不少的摊位。

“这是咋回事?”方策踢了一下前排男生的凳子。

“方策!”男生“噌”地一声站起身,他个子不高,一副乖孩子的西瓜头型,戴着老土的黑框眼镜,脸色因为怒气而涨得通红。

“抱歉,抱歉,习惯了。”方策尴尬地笑笑,“欸!别提这个,你看下面这是咋回事?老孙,解释下呗。”

“还能怎么回事,灵异社的活动。你又不是第一次在我们学校了,哦,对了!我忘了,你在高中这三年就没有加过社团。”孙校摸了摸眼镜框,略显嫉妒地开口。

事实上倒不是方策不想加入社团,只是因为高一的时候,不少的社团学姐都来班里来招新,几乎都围着方策转。方策实在是被吵得不耐烦了,这才哪个社团都不加。

结果到了第二年,学姐学妹一起上,也没有哪个社团拿下方策,从此方策就成为了校园里的一大传说。

“灵异社?!”方策顿时惊了,这个他喜欢啊!这都两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社团。

“你还不知道啊?灵异社也算是咱们学校的老牌社团了,到今年已经建社十年了,说实话,这种奇奇怪怪的社团也不知道为啥到现在都还没有关掉,不过也没什么人了。也只有每年的七月十五,还会举办个活动。”

“平时都没人去他们的活动室里呆着,就怕遇上什么怪事!”孙校倒是个混社团的,据他自己所说,他先后一共参加过漫画社、书法社、棋牌社等十八个社团。

即使到如今即将面临联邦高考,他才忍痛退出了众多社团。

“怎么?你现在感兴趣了?这都高三了......也对,以你的成绩也不用担心。”孙校突然想到了方策的成绩,顿时不开心了。

他的成绩一直在班里倒数第五来回浮动,前两年他父母闹离婚没工夫管他,没想到两人出不过去旅游一趟,回来就直接你侬我侬地和好了,俩人一好,就开始立即抓孙校的成绩。

孙校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开心好,还是不开心比较好。

“等会儿放学的时候,陪我去一趟灵异社呗!我还没好好见识过我们学校的社团。”方策心中一动,如果自己独自出现在灵异社团,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动静,如果是孙校这个“十八社团”跟着去的话,那就完全不会这样了。

“不去。”孙校的西瓜脑袋摇摇头,“我还一大堆作业没做完,从前我爸妈不好的时候,一烦躁就互相打架,现在倒好,一烦躁就直接打我。”

“以你家的家底,你还怕上不了大学?”方策无语,没有父母的人渴求有个父母能够来管他,而有父母的人对他所拥有的丝毫不珍惜啊。

“我作业给你抄,你中午午休陪我去一趟,行不行?”

“成交!”孙校顿时眉飞色舞起来,一拍桌子喊道。

“吵什么吵!上课了不知道吗?”屋外传来一声大吼,高建华提着戒尺就大步走进来。

原来俩人聊得过嗨,都没听到上课铃响。

方策和孙校顿时脑袋一缩,不敢再窃窃私语了。

......

下城区,南山警察局。

邵峰对比着幸存者的九个人的名单,搜集着各种信息。不过因为联邦系统的老旧落后,再加上部分人身份的特殊,效率一直很慢,在别的区的人的身份调度更是需要层层手续,繁复累赘的审核系统一直在拖慢他们的破案进度。

但案发的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也的确被他找到了很多线索。

“王局,我有个重大发现!”邵峰突然惊呼,吸引来了王璇和闫旭的目光。

“什么发现?”闫旭顿时感兴趣道。

“案子之后不是一共幸存了九个人嘛,其中有一个是重伤抢救,现在还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的那个。”邵峰连比带划,“你猜那人是谁?你绝对猜不到!”

“你这是又让我猜,又说我猜不到的,别卖关子了!”闫旭笑骂道。

“这人王局长不认识,但我俩肯定知晓一点。”邵峰说道,“前任下城区分局的局长柴理的儿子!”

“就是那个在外地一直读大学的那个?”闫旭一拍脑子一下记起来了。

“你们这说的是什么呀?”王璇被俩人这一惊一乍地给弄迷糊了。

“王局,你刚来三个月,还不清楚。我们分局的上任局长柴理,在三个月前因为食物中毒的意外去世了,您这才被调到我们这。而现在在医院里躺着的那位就是我们柴局的独生子,柴远!”邵峰一脸痛心疾首,“这也太倒霉了吧!当爹的三个月前刚刚去世,这当儿子的又差点送命,现在还在重症室里不省人事。”

“资料给我看看!”王璇开口。

“喏,都在这里了。”邵峰乖乖递了过去,“这柴理在外地读警校呢,身份信息也都迁到外地去了。我申请了快一周,才从那边的警局调取过来他的信息,看到亲身父亲那一栏的时候,我都惊了!”“呦呵!名牌大学啊,貌似还和王局是同一个警校的!”闫旭也接过看了一眼,起哄道。

王璇原本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再听到闫旭的话后突然开口问道:“你说他也是紫荆警校的?”

“是啊!这都写着呢!”闫旭点点头。

“那不大对劲,每年紫荆的暑假都会进行战地实训,一般放假都要到八月了,他如果是紫荆的学生怎么会无故来参加什么线下的恐怖聚会?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

王璇抄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很快她就打完电话,转身说道:“证实了,这个叫做柴远的学生逃掉了战地实训。”

“一个成绩优异的警校学生,逃掉关系到他毕业的战地实训而去参加一个线下聚会......这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