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小鳄鱼的眼泪(2 / 2)

“主人!妈妈是什么东西?你是我妈妈吗?”

想到刚才说的那句话,小鳄鱼有点奇怪的问道。

刚出生的时候,它就在白小河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气息,而且白小河也是它这么长时间唯一能交流的对象。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妈妈什么意思,但小鳄鱼感觉应该是对它很重要的存在。

“咳!先帮主人套话,以后再告诉你。”

瞧着石头上一动不动的小鳄鱼,白小河想到了那条蛇妖。

昨晚被三尾猫妖追杀之后,蛇妖现在还在河道另一边的杂草中。

先前蛇妖身上的伤势,那条大鳄鱼很有可能是被它干掉了。

小鳄鱼轻应一声,完美的再次进入了角色。

“我妈妈她走丢了,已经很久没回来了。”

趴在石头上的小鳄鱼微微移了移脑袋,充满沮丧的声音在千雪心中响起。

闻言的千雪瞬间松了口气,留下这么年幼的幼崽,很明显那只大鳄鱼不是被修士,就是被其他妖族给杀了。

这一信息,让千雪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不过瞧见小鳄鱼那无力的样子,千雪心中莫名的一软。

小鳄鱼那奶声奶气声音,明显修炼没多久。

也许刚出生不久,自己的母亲就死了。

对于妖族,她绝大部分认知都是来自于听说及宗门的介绍,眼前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妖族。

“没事!说不定你妈妈过几天就回来了。”看着楚楚可怜的小鳄鱼,千雪又一道意识传了过去。

虽然心中还有点点疑惑,但千雪已经有点相信小鳄鱼的话。

不管是不是这小鳄鱼救了她,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吃她,很明显跟传闻有误。

妖族虽然残暴、凶残,但也有可能存在善良之辈,就比如人类有好人也有坏人。

就像自己的这一次试炼,哪里想到昔日关系甚密的同门竟会偷袭她。

妖族凶残,修士之间何尝又不是。

看着面前的小鳄鱼,千雪心中莫名的生出了怜悯之心。

这么一个实力弱小的妖族,关键对方还这么善良,恐怕随便一个宗门的弟子都能将它斩杀。

“你说我妈妈可能去哪了?”

趴着的小鳄鱼,仰着脑袋,忧伤说道。

已经缓缓坐好的千雪微微一愣,没想到小鳄鱼会这样问。

迎上小鳄鱼水汪汪的大眼睛,千雪扫了眼远处连绵的山脉,一道意识传了过去。

“可能到那十万里山脉中去了。”

“十万里山脉?那是什么地方?”

连忙爬了起来的小鳄鱼,略带好奇的问道。

同时沿着千雪的目光,望向了白小河的右岸,那里是连绵不绝,一眼望不到头的参天巨树。

“十万里山脉就在那边,你在这安心等你妈妈就好了,说不定它很快就会回来的。”

瞧见小鳄鱼的样子,千雪忍着虚弱再一道意识传了过去。

“噢!你伤势还没好,我就不打扰你了。”

垂下脑袋的小鳄鱼,扫了眼脸色依旧有点苍白的千雪,柔弱的声音传了过去。

随即也不待千雪回应,转身缓缓爬向了河中。

见小鳄鱼如此聪明,千雪心中当真是惊奇。

此刻望着小鳄鱼那失落的背影,心中已经完全相信了它的话。

不过感觉到体内的情况,千雪连忙摒弃这些杂念,开始专心恢复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