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她一个贱丫头配喝?(1 / 1)

叶二媳妇被叶文柏嘲讽,脸上讪讪的:“小叔你怎么说话呢?繁星虽然不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这不也是为她好么?”

叶文柏冷冷的:“真是为了孩子好,二嫂不如也送个孩子出去!”

“小叔你——”叶二媳妇被叶文柏气得脸都白了,从炕上跳下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好心帮你们出主意想办法,反成恶人了!得了得了,这要留要走,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等叶二媳妇一走,叶文柏便从艾淑兰怀里接过叶繁星,心疼的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暗暗咬了咬后槽牙:“妈,我想好了,为了繁星,我要分家!”

“什么?”叶老太太没想到他们的对话被叶文柏全听了去,更没想到叶文柏居然说出要分家的话来!

“反了,真是反了你了!”叶老太太指着叶文柏的鼻子:“就为了这个赔钱货,老三你居然要分家?”

叶文柏冷静的看着叶老太太,浓眉紧拧:“妈,不是您说的么?只要分家,您就不再对繁星挑三拣四了!”

叶老太太气得一口气喘不上来:“你!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为了一个赔钱货你——”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帘被人挑开了,露出了一个圆溜溜的脑袋。

叶繁星的四哥叶明彦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没看老太太,直接叫叶文柏:“爸,热水烧好了,要不要给星星洗个热水澡?”

叶繁星一身的衣服全湿透了,贴在身上,当然要洗个热水澡。

艾淑兰连忙去接女儿,“我来吧!”

叶繁星再怎么瘦,也是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子,叶文柏心疼媳妇,没让艾淑兰把孩子接过去,抱着叶繁星往外走。

艾淑兰跟紧了丈夫,走了两步,忽然想起重要的事情来,转身祈求叶老太太:“妈,繁星受凉了,能给我一点红糖么?我给她熬个红糖姜水。”

叶老太太勃然大怒:“那东西她一个贱丫头配喝?瞧瞧你们俩,还真是鬼迷心窍了,不过就是个赔钱的丫头片子,传出去不让人笑话!”

艾淑兰知道叶老太太的脾气,心说这红糖是要不到了,连忙先跟着叶文柏出去,希望赶紧给叶繁星洗个热水澡,能让她好受一些。

可惜,到了半夜,叶繁星还是发烧了。

艾淑兰让四个小子先睡,跟叶文柏背着叶繁星,冒雨赶去了舒老先生家。

舒老先生的宅子,是这镇上最气派的宅子,高门大户,红墙绿瓦,传说是当年镇上的举人留下来的,政府特意腾出来,给舒老先生做药房的。

旁人看了都艳羡不已,唯独刚从锦城来的南淮城对这老宅子嗤之以鼻。

瞧瞧这木头横梁和破瓦片,一点不像能遮风挡雨的样子,住惯了楼房的南淮城都怕明早起来,泡在水里。

还有这身下的实木床,嗝得他腰疼,让他根本睡意全无,只能盯着桌上的一盏煤油灯,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

在跳跃的火光中,少年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下午那张苍白的小脸,于是情不自禁“啧”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