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迫降(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965 字 23天前

冒险者一号,房间中……

秦天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从他双眼闪烁着满意而自信的神色看来这一次在天人交战里的收获必然很多。

除了明白了具现化,并在拿到了“龙漫衍”这柄简朴的长剑之后,裴旻又再教了他一些最普通的剑法,也就是刺、劈、撩、削等等这些如何用剑的基本功。

按照对方的说法,如果连基本的剑招都不会,如何学习后面强大的剑法特技呢?

于是,秦天只得收起了激进的心态,恭敬地按照裴旻的方法一步步学习。只不过,他根据自己现有的特点,制定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方案。

即“左手使剑,右手开枪,适时魔法”的综合方案。只是,关于魔法的学习是不是应该回到孤儿院再去找一找其他相关的书籍。

……

……

身处宇宙中看着眼前闪烁的星星,和仰望着头顶的星空似乎有很大的不同。

换好格赫罗斯给他的一套飞船工作服的秦天站在冒险者一号飞船货舱的一处甲板上,通过玻璃窗看着外面虚幻的快速变化的世界。

记得刚到亚星的孤儿院,他总是一个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仰望着头顶上一闪一闪的星星。

那个时候,父亲的离开对他而言是一种很大的打击,他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没有到孤儿院来找他的父母会不会就在天上看着自己呢。

孤独,是秦天渐渐成长起来的精神食粮,也是这么多年刻在了他身上的印记。然而秦天却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印记现在正在慢慢地变淡。

自从来到岁月号和百年酒馆的皮特夫妇相识以后,他终于在孤独之外又找到了依赖。

这种依赖很像现在阴小雨对他的那种依赖。那是一种同病相怜的依赖,是一种超越了血缘关系的依赖,是一种看不见未来的依赖。因为看不见未来,所以只好在同样同病相怜的人中寻找暂时的慰藉。

只是,随着皮特夫妇的去世,他的依赖似乎变得不堪一击……

然而秦天却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一定会将这种依赖放在心底并让其变得牢不可破。

因为在这样一个没有答案的时代里,拥有着太多和自己一样,拼命寻找着过去以及未来的人。

这样的人,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们想要寻找的,并非是一个答案,而是一种生活,一种现在存在的意义。

所以,明白了这个道理,抓住自己可以抓住的依赖并将它变得强大是成长的一种方法。

秦天用手抹去玻璃窗上的灰尘,使得自己能够更加清楚地看见外面的宇宙。

想起阴小雨在格赫罗斯面前拉着自己的手叫自己天哥的时候,他的嘴角就会不自觉地翘了起来。

在他看来,阴小雨和他自己已然成为了这个没有温度的茫茫宇宙中需要相互依赖相互取暖的异姓兄妹。

玻璃窗外的景色渐渐发生了变化,秦天突然能清楚地看见那些宇宙中的星星,似乎那么的耀眼和遥远。

然而在眼前,却有一颗行星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大,或许,这就是他们将要去往的下一站,m31-dw-2321号小行星。

……

……

冒险者一号的会客厅内,格赫罗斯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看着阴小雨正站在一个小板凳上,在开放式小型厨房里奋力做着火腿蛋炒饭时,心里还是有一些满足的。

因为在不知道阴小雨水平的情况下,他认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免费雇来了一个厨师。

和以往什么都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不同,这次,终于有了船长的得意感和气派感了。

“你说秦天会不会受不了刺激,在房间里砸东西乱发脾气?”格赫罗斯有些担心自己的飞船,虽然已经够破烂了,但显然他不想变得更破烂。

“放心,天哥很坚强的!”阴小雨想起秦天救过她两次,都是在最危险的时候。如果这都不算坚强,那就不知道什么才叫坚强了。

“我的飞船可是很宝贵的……”格赫罗斯继续他的不要脸。

“嗯,的确很宝贵。”阴小雨不甘示弱地说道,“宝贵到气泡飞行和亚光速飞行时,整个飞船都快散架了!”

“你说秦天不会受不了自杀了吧?”格赫罗斯连忙转移话题。

“谢谢关心!”舱门打开,秦天突然走进了客厅中,微笑看着格赫罗斯。

看见秦天的模样,格赫罗斯急忙站起身来,在一旁的咖啡机上倒了一杯咖啡递给秦天。

“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可是很担心你的!”格赫罗斯试图苍白地解释刚才他那句话的意思。

秦天笑笑,并不介意对方刚才的嘲笑,“我们是不是快要到目的地了?”

“是的。”格赫罗斯说道,“等吃完饭,我们就进入那颗行星内部。”

秦天看了看会客厅前方的驾驶舱,问道:“不需要人驾驶飞船吗?”

格赫罗斯一愣,没有想到秦天会问这个问题。

厨房里的阴小雨却立即说道:“联盟虽然不准进入这颗行星,但是我之前就在黑入政府的系统中找到了相关的飞行轨道,当然就能自动导航了。现在我们已经脱离了气泡,是在正常飞行阶段。”

秦天恍然大悟,看来阴小雨这个家伙果然有这方面的天赋。

“小姑娘是挺厉害。”秦天发觉格赫罗斯话中带着酸味,显然是因为之前吃了阴小雨的亏。他暗暗一笑,自己又何尝不是。

这时,阴小雨端过来一份做好的火腿蛋炒饭放在秦天面前。秦天看着一颗颗火腿混合在蛋炒饭里晶莹剔透的模样,立即食欲大增。

难道小雨被我说过之后暗中苦练过?秦天一天未有进食,早已饥肠辘辘,他兴奋地舀了一大勺子塞进嘴里,突然,一种奇怪的腥味涌入口腔。

他强迫自己咀嚼后吞下。看着阴小雨期待的眼光,他张不开嘴只得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阴小雨高兴地转身回到厨房继续给格赫罗斯盛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