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剑冢之地(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619 字 23天前

虽然已经想到了,但秦天听裴旻亲口说出来还是表现的十分惊讶,“你……你就是能被释放出的鬼神?”

“天人交战,所谓天,就是指我这样的存在,所谓人,就是指你这种能感悟到我存在的天知者。”裴旻说道,“两者相互纠缠,共同进退,以达到有无相生、音声相和、虚实相形的地步。”

秦天想到自己父亲魂气具现化出现时身后的巨大人影,或许那就是他在天人交战里遇见的“天”。

按照裴旻的说法,两者之间要共同进退共同成长,是不是说自己和他能够相遇而不是和其他人相遇,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必定有一种不为人知的联系。

至于是什么联系,秦天不知道,而裴旻估计也不清楚,或许真的要等到自己达到“无识”的时候,才能勘破其中的道理。

说不定我们和量子纠缠差不多……

秦天自嘲地笑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不过,这里似乎有个问题……”

裴旻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这么快就注意到了。”

秦天看向对方,“天知者才能进入天人交战之中,而魄魂者却只能学习天知者留下的遗产。如果是这样……”

“魄魂者无法进入天人交战,也就无法遇见自己的‘天’。”裴旻说道,“也就是说,魄魂者是不能魂气具现化鬼神的。在他的身体里,没有另一个魄魂。”

“原来如此,我一直以为天知者和魄魂者没有区别……”秦天喃喃念叨。这么说来,父亲竟然是一个天知者……

“他们的区别在达到‘转身’而可以具现化鬼神时就能看出来了。”裴旻没有去管秦天的兴奋,作出了最终的结论停止了这个话题。

裴旻转过身往茅屋的后方走去,并叫秦天跟在他的身后。

茅屋之后,乃是一大片空旷的土地,而在这片土地上,却竖立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墓碑。

大的墓碑足有一人之高,小的墓碑也有半米左右,形态颜色各不相同,而且有的是石碑,有的却是木碑,更有的宛如一块铁牌。唯一相同的是上面似乎都刻着文字。

“这是什么?”秦天忍不住问道。

“这是我曾经用过的剑,只是现在埋在了这里。”裴旻眼中露出向往和回忆的神色,似乎想起了往事。

剑!?秦天有些吃惊,想不到对方竟然用过几十把长剑。

“这里叫剑冢之地。”裴旻说道,“也是你以后可以实体具现化的武器。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啊?这么少!”秦天有些无语。

“少?”裴旻挑了一下眉毛,“恐怕你不能全部都控制得了它们。”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秦天急忙摇手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能实体具现化的只有剑这一种武器,没有其他的吗?”

“没有。作为玄剑这个职业,在我这里,只有长剑。”裴旻脸色稍微缓和,“至于其他玄剑的天人交战里,就不清楚了。”

对于这种事,秦天现在也想通了,虽然这个世界已经进步到可以用枪,不过,自己要学的玄剑也并非就只能近战。

而且他明白,天知者也有很多不同的能力,说不上孰强孰弱,关键的都是在于自身。即便只会一招,只要练到极致,也可能是无敌的存在。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他急忙问道:“我用哪一把?”

“并非是你想用哪一把就能用的。”裴旻见他着急的模样,也是莞尔,“这还需要由长剑来选择你。”

“长剑……如何选择我?”秦天有些不明白了,不过,在天人交战里,似乎一切皆有可能。

“只有选择了你的长剑,你才能在现实中将它实体具现化出来。”裴旻说道,“现在,你站到剑冢之地的中央。”

秦天依言而动,然而当他刚刚踏入这一片墓碑所在的土地之时,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不知来自何处的杀气。

他一愣,但还是依照裴旻说的缓缓走到了剑冢之地的中央站好,而此时,那股杀气越来越重,紧接着,又出现了第二股杀气,跟着,第三股,之后,越来越多……

杀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仿佛将秦天整个人包围,要不是他已经动用了身体里的魂力来抵抗,恐怕就要晕倒在了当场。

秦天咬咬牙,紧锁眉头,身体微微弯曲,将魂力布满全身。渐渐地,随着魂力在体内畅快地流动,外面的杀气似乎也变得不再如此具有压迫感。

在稍稍轻松下来后,秦天才发觉,不知何时,自己身体散发出了一股淡红色的魂气。

“嗯?难道……”秦天又惊又喜,想不到自己终于达到了异能这个级别的下段。

剑冢之地外面的裴旻微微点头,“也算不错了,你才进来两次就已成功达到了异能。”

听了对方的话,秦天并不觉得高兴,因为他早就会使用魂力,但却一直没有进入异能状态,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没有系统学习的原因。

想起以前在孤儿院学习的魔法,或许也是因为并不完整,或者说非常零散,所以才没有什么作用。

裴旻没有去管秦天在想什么,他继续说道:“现在,闭上你的眼睛,用你的魄魂之力去感受外面的气息。记住,一定要心无杂念。”

秦天闻言,立即闭上眼睛,然后将流动的魂力分散了一部分来到自己的头脑中,试图去感受身体外压迫而来的杀气。

突然,在这些杀气中,他隐隐约约嗅到了一种别的味道,就像是一种气味,淡淡的,清香,像花朵,又像果香,说不出的舒服。

秦天尝试用魂力去捕捉那个味道,身体里仿佛伸出了一只手飘浮在空中,在无数乌烟瘴气的黑色气体中,将那股清香缓缓地牵引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