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惩戒者(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523 字 23天前

秦天以前从自己的父亲口中得知,天知者和魄魂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天知者是能自己感悟,从而进入“天人交战”的朦胧意境之中,并从中领会魄魂之力进而学到超越常人的能力或者知识。而魄魂者,则指能够通过学习天知者留下的“遗产”进而产生魄魂之力的学习者。

遗产可以是口述相传,也可以是记载在书,甚至可以是心灵传输。虽然学习者无法像天知者一般进入“天人交战”的朦胧意境,但遗产的存在,无一例外,都是想要学习者领会这种意境以及修炼的方法,进而达到同样的效果。

无论天知者或者魄魂者,都是一种统称,根据不同的能力产生不同的职业又有另一种单独的称呼。比如秦天的父亲,职业便是玄剑。然而同为一种职业,能力也并非完全相同,甚至可能完全不同。因为作为同一职业的天知者,或许会在进入“天人交战”的朦胧意境中根据领悟的情况不同也会产生不同。而作为学习天知者遗产的魄魂者,自然更是如此。

两者等级逐步提升,由低到高统称为“异能”、“附白”、“入化”、“正视”、“转身”、“神降”以及“无识”。每个等级又分为上、下两段。只要进入了最低等级的“异能”下段,那么在运用能力时,身体就会出现一股淡红色的光芒,称为“魂气”。而达到上段,魂气则强盛浓厚之极。七个等级对应红、白、黄、绿、蓝、紫、黑。由此可以判断自身或者对手处于哪个等级的哪个阶段。

唯有职业是隐藏的,见多识广的人或许能通过对方运用的能力作出判断。只是,新的职业也会偶尔出现。

……

秦天现在并不知道荆明是属于“魄魂者”中的哪种职业,但他知道对方绝不会是“天知者”。因为听说联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天知者”了,而且,以荆明此人张扬跋扈的性格,如果是“天知者”的话,绝不可能如此寄人篱下。

对战中知道对方的职业以及能力,自然能有极大的好处,但是,对于秦天来说,他是第一次面对“魄魂者”,就算知道对方的职业,却不知道对方的能力,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哈哈,哈哈,这个臭小子中了我们荆队长的‘惩戒之链’!”一旁还站着的其中一个手下傻笑指着秦天说道,“你现在知道‘惩戒者’的厉害了吧!”

虽然这个白痴像很多电视上的弱智剧情一样给主角提供了一些消息,不过,荆明也只是在心里骂了一声,因为他明白秦天现在已经被他用“惩戒之链”绑住了,即便知道也迟了。

“会长料事如神,知道你小子迟早想要逃走!”荆明盯着秦天的双眼问道,“手环在哪里?”

秦天一直尝试着运用体内的魂力想要挣脱身上的灰色锁链,但这道锁链的强度是他迄今遇见过类似中最为牢固的,一时间也没有办法。不过,他自然不会放弃。所幸的是,对方似乎也无法腾出双手来对付他。

他对着荆明笑了笑,“什么手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给我揍他!”荆明吼了一声,还站着的三个手下争先恐后地冲上前去,想起此时对方不能还手,加上刚才当着小姐的面故意刺破他们的马屁以及对他们的羞辱时,这股热血立即上头,便毫不留情地对着秦天一顿猛击。

眼见着三个手下对着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拼命的拳脚相向,而那个人竟然连吭都不吭一声时,瑶花大小姐终于忍不住了。

“住手!”

“我叫你们住手!”

“听见没有!”

平时大小姐一句话就屁颠屁颠的三个手下,这次却要大小姐连喊三声才停下手来,眼神中还明显留着诸多不情愿的神色,好像不将秦天揍死就是他们的失败,哪里还会觉得有什么羞耻。

瑶花想要过去看秦天有没有事,但她却挪不动自己的双脚,明显有些害怕地远远问道:“你……你没事吧?”

“哼!这点拳头,就跟搔痒一样……”

秦天抬起头来,他的眉头嘴角都流着鲜红的血液,任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嘴上逞强。疼痛是理所当然的,而且,挨了这么多拳,要不是他体内的魂力苦苦支撑,只怕也坚持不了多久,不过,即便如此,他的眼神中却依旧充满了自信与不屈。

“你和我叔叔之间发生了什么?”瑶花想要问个明白,内心中希望这一切都是误会。

“小姐。”荆明立即说道:“这小子假装是个赏金猎人,杀人越货后还嫁祸给了约什先生!你可别再被他骗了!”

“哈哈,从刚才那幅画就能看出来你挺会吹牛的……”秦天舔了一下嘴角的鲜血,“不错,狗是不会知道主人是好是坏,因为它只知道愚蠢的忠诚。不过说你是狗,却是抬举你侮辱了狗。”

被刚才的羞辱还刺痛着的荆明咬着牙狠狠说道:“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最后一次,手环在哪里?”

“我不知道。”

秦天倔强而自信的双眼令荆明心中一寒,他不知道这个已然处于绝对下风的人是如何还能保持这种看起来盲目的自以为是。要知道,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这种不愿意为命运屈服以为自己能打破宿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