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威胁(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493 字 23天前

阴冷的树林里,枯萎的树叶铺满了一条泥黄色的小路。远处破壁残旧的小屋以及门前陷入泥土里的秋千都述说着这里是早已被人们所嫌弃的偏远地径。而在岁月号城市的蓬勃发展下,类似于这种环境的边缘地带却比比皆是。就如同其他大型的城市一样,这个在星际联盟甚至拉霍帝国以及赤毒河同盟中都声名在外的移动都市,依然有着他过去陈旧的往事。

追寻着上面殷红的血迹,秦天的双脚悠闲地在泥黄色小路枯萎的树叶上挪动,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一个身穿灰色西服的年轻男子小心地跟随秦天的脚步前进。树叶发出的吱呀声,配合着他发白的脸色和紧握的拳头,证明了他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等来到破旧的木制小屋前方,秦天伸手示意身后的男子留在原地,他轻轻耸了耸鼻头,拿出一根萤火虫点燃,再深深地吸上了一口,舒爽的表情下却全然不顾男子诧异的目光。

“你娘的,都这种时候了还抽烟!”秦天的眼角余光仿佛从男子的脸上听出了对方内心的想法,他依旧叼着嘴上的香烟,从腰部后方拿出一个银边的绳索,然后缓步走进了小屋中。

破烂的地板上,血迹逐渐变得越来越厚重,而在房间的一角,一个卷缩起来跪在地上的人影正贪婪地在吸食着什么,嘴里不断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等到秦天走到房间的正中,才看清楚人影的身下,压着一头死去的麋鹿。

“嘿!”秦天拿着手里的绳索看着人影的后背,“我想鹿血不会比人血更棒吧?”

人影听见声音,滋滋地转过头来,光线下,一头本来的金黄色长发被血迹涂染的肮脏不堪,她狰狞着的脸上呲咧着嘴,一颗长长的獠牙上,正挂着一滴鲜血。

“女人,看来你还没有完全的发疯。”秦天冷笑一声,注视着对方裂开嘴上那一颗单独的獠牙,慢慢将手里的绳索甩动起来。

女人缓慢地站起身来,淡蓝色的连衣裙上沾满了鲜艳的红色。她用舌头舔舐着嘴边残留的血迹,抖动着纤细而又怪异的手指,在她的眼中,面前的或许又是一头猎物。

她大叫一声,撕心裂肺一般,突然向秦天冲了过去。

唰的一声,秦天将手里的绳索向扑来的女人劈去,宛如铁棍一般的力道打在对方的身上,泛起了一阵黑烟。

随着低沉的叫声,女人痛苦地扭曲着自己的面容,她被这一下打得几乎跪在了地上。就像是所有的野兽都有着自我的求生本能一样,她似乎也嗅到了生命危在旦夕的味道。混乱的头脑中似乎也能明白,眼前的男人不是猎物,而是捕猎人。

女人往后一跳,躲过秦天再次甩来的绳索,借着双腿在墙上的反弹之力,以一颗子弹般的速度撞上了天花板顶上中央锈迹斑斑的吊灯。

吊灯轰然下坠,往秦天头上砸去。

秦天翻身躲过落下的重物,一抬头,女人没有了身影。他慢慢站起身来,显得不慌不忙。自从学习了孤儿院图书馆的魔法图书后,与这些奇怪生物战斗的他,早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却无法书写出来的战斗理论。凭借着这种埋藏在心底的理论,或者说经验,他知道女人还没有离开这个房间。

“上面!”秦天潇洒地拿出腰间枪套上的左轮,举起手对着头顶破烂的天花板就是一枪。

随着枪声响起后的几秒,守在门外的灰衣男子却冲了进来,他剧烈喘气的同时紧张地问道:“怎……怎么了?!”

秦天看着男子望向自己后方的眼神突然变得慌张起来。“靠,猜错了!”本来想学着电影里主角装酷的他急忙一个转身,一道身影却已将他扑倒在地,手里的左轮也掉在了一边。

原来女人趁着秦天躲避吊灯时来到了阴暗的一处角落中,她寄希望于对方没有敏锐的五官误以为她已经逃出这栋木屋。然而事与愿违,对方虽然没有上当,但也猜错了位置,她只能抓住这个机会与之相搏。

女人压在秦天的身上,一埋头就往对方的肩膀咬去。鲜血淋漓,人类的鲜血,竟然如此的美妙!

秦天忍着剧痛抓住女人的长发,将她的头拉离自己的肩膀,跟着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然后趁着对方拼命挣扎着头部想要继续吸食自己鲜血的空当,将绳索拉住对方的双手,一个翻身,反而将其压在了身下。

尝试了人类鲜血的女人此时已然丧失了仅有的意识,她内心只想再次品尝那种甘之如饴的味道。她张着嘴胡乱撕咬着,却无法摆脱秦天的控制,也体会不到身体被银边绳索绑住宛如烧焦的炙感。

灰衣男子看着眼前的一幕,颤抖的双腿再也承受不住地跪在了地上。“阿菊……”

“她现在还不是你的阿菊。”秦天看着身下被捆绑起来的女人,伸出右手拳头抵在对方的嘴中,仍由对方的牙齿咬在手背上。那手背上缓缓流出的鲜血也滴进了女人的嘴里。

“你干什么?”灰衣男子吃惊地看着女人贪婪地舔着秦天手上的鲜血。

秦天斜着嘴角一笑,“替她拔掉蛀牙!”说完他用左手扳住女人嘴里被右拳抵住后露出的那唯一一颗獠牙,猛地用尽全身的力量硬生生地将整颗牙齿扯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