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蛋炒饭(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651 字 18天前

秦天当然没有用类似某部电影里火云掌煎蛋的水平,此时他蹲在地板上,咀嚼着盘子里荷包蛋和米饭放在一起的所谓蛋炒饭,看着阴小雨面前好几个虚拟屏幕上完全搞不懂的字符,用手里的勺子指着对方后背,说道:“你的意思是,神秘卖画人的目标,其实是你?”

阴小雨没有说话,只是在键盘上敲了几下,随即其中一个虚拟屏幕突然放大,里面正在播放三天前德尔加多和神秘卖画人的交易。

秦天看见屏幕里的神秘人穿着一件斗篷,加上大大的墨镜,几乎将整个脸部都遮挡在了监控器下,他拿着用纸包好的画框走进了屋里,来到德尔加多的面前。秦天注意到,在这个人的肩膀附近,飞过了几只小小的蚊子。不过对于这里垃圾如山的环境,有蚊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阴小雨又敲了一下键盘,画面开始快进,等到神秘人将画框交给德尔加多后,她才又恢复了正常播放。

“听说你收养了一个女孩,是吗?”神秘人从德尔加多手里接过几张星元,连看也没看一眼就放进口袋里。声音透过监控听起来十分的奇怪。秦天以为可能是监控的录音出了问题。

“怎么了?”德尔加多明显有些诧异。然而秦天却发觉德尔加多的声音又很正常。虽然奇怪,他并没有作声继续看下去。

“没什么,是介绍人告诉我的。他说你是一个好人。”神秘人嘴角翘了一下,“我想确认我没有走错地方。”神秘人的声音依旧很独特。

啪,阴小雨又按下了暂停键,“怎么样?是不是感觉有什么不对?”

秦天摆了一下头,然后站起身来将吃完的空盘子放在了桌子上,“没感觉什么不对的。就是声音奇怪。”

“那他为什么会故意问叔叔是不是收养了我?”阴小雨不满秦天的回答。

“就像他说的,只是确认没有弄错地方而已。”秦天感到有些好笑,“你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存在感还挺强的!”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的厉害。”阴小雨不介意秦天的嘲笑,说着转过身在键盘上按了几下,随后屏幕上切换到了另一个画面,是一份文件。秦天看见了文件最后右下角的地方有一个清晰的岁月号城市地方检察院盖上的印章。

“这是什么?”秦天有了一些好奇。

“你知道昨晚的枪杀案吗?一个叫兰斯的通缉犯被杀了。”阴小雨得意地看着秦天,“被抓的是一个娱乐城的老板,叫约什。”

“报纸上有。”

“那你知道约什明天就会被放出来吗?因为证据不足的原因。”阴小雨依旧保持着她得意的样子。

秦天有些不相信地看着阴小雨,直到对方将屏幕上的文件放大,上面的确是联盟地方检察官以证据不足为由批复给警察局三分局第十二大队关于不予起诉的处理结果。

“为什么?不是连人带凶器都在现场吗?”秦天看着上面不予起诉以及立即释放的结果有些无语。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这下轮到阴小雨有些意外了。

“不是说了报纸上有嘛。”秦天扯开话题,又问道:“是什么方面的证据不足?”

“你要想知道……稍等。”阴小雨转过身去,在自己桌面的虚拟键盘上连续的操作着,而键盘也发出了美妙的犹如音符一样的东西。秦天知道虚拟键盘一般是不会有声音反馈的,这自然是小姑娘自己加上去的,而且似乎修改成了一首他听起来非常熟悉但又想不起来名字的歌曲。

“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一个不知名作者的曲子,好像叫什么什么圆舞曲,很奇特吧?”阴小雨一边操作一边说道。

秦天脑中一炸,晓月圆舞曲?!不是地球上那什么公司出的啥游戏的主题曲吗?他之前在地球上还玩过几次,怎么这里也有?和孤儿院写满地球文字的图书以及蒙娜丽莎的微笑一样,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难道这里真的有和自己一样从地球而来的人?还都是一些艺术家?

这时屏幕上的画面将秦天拉回到了现实中。只见视频中出现了约什在警局被讯问的视频以及约什见到自己律师,律师告诉他应该怎么应对的方法等等。视频大致的内容是,约什按照律师的说法,坚称自己是被兰斯胁持后的正当防卫,因为兰斯毕竟是一个通缉犯。而且明显约什通过搞定了一些关系,使得自己在调查期间不用继续待在警察局里。

还是小看了这个家伙,看来麻烦总是不愿离我而去。秦天无奈地一笑,准备转身离开这里。

“现在你明白了?”阴小雨的声音传来。

“你很有电脑方面的天赋。或者说,是一个天才黑客。”秦天其实内心还是很佩服这个小姑娘,毕竟自己对这方面是一窍不通。加上自己从地球来对联盟的通用字体还十分不熟悉,虽然说话已经没有了问题,但基本和文盲差不了多少。或者说即便有这些东西给他学习,他也没有兴趣。躲在屏幕背后进行的攻击不是本大爷的作风。这是他临时想出来为自己开脱的,其实要说使用阴险的招式,他也算得上一个人才。

“所以他们想要杀了我!”阴小雨激动说道。

“他们?警察局?”秦天咧开嘴笑道,“就算你黑进了他们的内网,也不至于采用这种方法来杀你吧?”

“不是警察局!是另外有人。”阴小雨小声说道:“因为他们知道我的能力,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相,揭露他们的阴谋!”

沉默片刻……

“你说的另有其人,什么真相,什么阴谋的,我不明白,我也不想明白,因为跟我没有关系。”秦天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还没有醒过来的德尔加多,“天亮了,我要回去了。”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的安危?”阴小雨对秦天的态度显然感到十分的无语。

“放心好了,你叔叔醒来就会没事的。”秦天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了一句,“哦,你做的这个不叫蛋炒饭,是荷包蛋下饭。”

“你不帮我我可能会死的!”阴小雨从椅子上跳下来,叉着腰吼道。

“人早晚都要死的。”秦天挑了一下眉毛,看着自己手臂上已经变黑的血痕,说道:“不过要是我还不回去治疗伤口并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就他娘的真的要死了。”

……

……

受伤总是在所难免,毕竟一个人不可能强大到连一根小指头表面的皮肤也不会划破。秦天从小到大受过的伤不计其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也是不少。即便如此,却很少有令他差点直接丧命的严重情况。主要原因除了他会审时度势,诡计多端以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还没有遇见过真正拥有强大实力的对手。因为,他的实力在那些强大的生物看来,不值一提。

不过,就算秦天遇见的是如昨晚戾狼一般低等级别的怪物或者魔物,他最好还是需要在受伤后服下化解毒性的解药。因为绝大多数的怪物或者魔物都带有普通人类无法靠自身免疫的毒性。虽然秦天认为自己比较不普通,但总不能拿性命开玩笑。

此时秦天躺在床上,看着包扎好的手臂,在药性以及睡意的侵袭下,渐渐地闭上了他的眼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