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百年酒馆(1 / 2)

碳变星燧 有彩虹 1435 字 20天前

眼前一片模糊,仿佛走过一条黑暗的隧道。随着光亮渐渐铺满整个视线,两道修长的人影转过身来。

那是年轻的一男一女。男人有着一头清爽的黑色短发,俊俏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女人的红色秀发随风轻拂,也挡不住明亮双眼中的温柔。

“醒了?再睡一会儿吧。”男人的声音带着魔力的磁性。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将右手伸了过来,轻轻抚摸着,明亮的双眼中多了爱怜。女人的手臂那么的白皙,白得如玉一般。只是在手腕的地方,有着一圈淡淡的模糊的刺青。

男人扭头看了身后,又转过头来。

“我们就要到家了……等你再醒来的时候。”

女人轻轻地抿着嘴,也跟着点了点头,眼中突然滴落了一滴泪水。

男人拉住女人的手,两人缓慢地转过身去,然而视线却始终舍不得离开一样。

慢慢的……慢慢的……

人影又再模糊起来……

渐渐消失……

只剩下黑暗,还有……

悲伤。

……

……

联盟历1109年……

秦天睁开眼,心口的忧伤久久环绕而无法离去。在离开地球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做的梦中偶尔就会出现这样费解的场景。他叹了一口气从窄小的钢丝床上爬起身来,揉了揉自己的脸,确定现在清醒后,翻身穿上洁白的衬衣和黑色的西裤,再从床下拿出擦得透亮的皮鞋,最后披上一件黑色的风衣,站在一人高的镜子前仔细端详着里面假装成索拉族人的地球人。

索拉族人的外表和地球人几乎一模一样,因而并没有人相信他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即便他曾经告诉过别人,也试着找寻过地球的位置,但这些都是徒劳无功,似乎地球并没有被这个拥有广大星域且叫做亚帕里克星际联盟的国家发现。而这似乎就是父亲故事里所说的地方。

当初秦天在穿过那扇闪耀着白光的椭圆门后便和自己的父亲失去了联系,那扇门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秦天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叫做亚星的星球上,在恍惚中走到了附近的一所孤儿院,因为语言不通,秦天只能一问三不知,在被当作孤儿收养后,还在院长陈三石的帮助下获得了联盟的身份证明。

在孤儿院的三年是他开始蜕变的时光,他也学会了联盟的通用语。成年后的他为了生存以及找到返回地球的方法踏上了被冠以“移动城市”称号的岁月号星舰。

此时,借着岁月号星舰上人造的模拟月光效果,镜子中的男人清楚地出现在了眼前。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黑色的短发、修长的脸颊、立体的五官以及些微的胡渣,却带来一丝沧桑的感觉。

秦天面无表情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几年的时间,当初那个被父亲拉在身后的瘦弱小孩如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果能够回到过去,他相信现在应该能够帮助到父亲。他紧了紧黑色的领带,让自己能看起来正式一点。

他走出不到十个平方的房间,随手关门,然后往楼下而去。街道上的冷风吹起了他的风衣和领带,也将一些纸屑吹到了他的脚下,但似乎怎么也吹不走他满脑的纠结在梦中的忧伤。

只有在每次做完这个相同的梦后,他必定才会不计时间来到一家名叫“百年”的酒馆里喝上几杯。那里便宜的黑加仑似乎有能治愈心灵的力量,是他最钟爱的其中一种廉价美酒。

“又做梦了?”留着白胡须的索拉族人老板皮特一边给坐在吧台上的秦天倒上一杯黑红色的黑加仑,一边问道:“还是同样的梦?”

秦天没有说话,一口将酒喝了干净。

皮特见对方没有说话,显然知道答案。在认识对方以来,这个梦境曾经成为他们讨论最多的故事,所以不用开口也知道结果,但问还是要问的,万一又有不同呢。

“每次都是这样没头没尾的。”皮特调侃道:“下次你再做这个梦时,提醒自己不要睡着了。哦,对了,是提醒梦中的自己不要睡着了!”

这种感觉就像看一部精彩的连续剧,正在高潮迭起的时候片尾曲响起,告诉你请期待下一集。秦天无奈地笑了一下,拿着空酒杯的手敲了敲桌面。皮特又将酒给他倒满。

“梦中的女人会不会就是你的母亲?”

“你问过我不下十次了,我是怎么回答你的?”秦天摸出口袋里的萤火虫牌的黑色香烟,然后点上了一根。“我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怎么知道?”

“那男人总是你父亲吧?”

“很像,不过年轻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