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开口便是千古名篇!(2 / 2)

《水调歌头》!

可是……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句词所对应的题目,是叫《宋词残篇(其九)》啊!

宋朝的不少诗词,在经过岁月的流转,有一部分保存并不完整,整首词只有几句被流传下来,其余部分则被掩藏在历史的长河中。

于是后人便将仅遗留下寥寥几句的宋词残篇整理起来,编撰成一本叫《宋词残篇》的书。

‘明月几时有’这句词,便是出自《宋词残篇》收录的第九首词,算是近百首宋词残篇中较为出名的一首!

江述今天吟诵的这首‘明月几时有’,显然是比记载进《宋词残篇》的那首词要长不少的。

而江述刚刚又说,这首词叫《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这是宋代的一种词牌名。

由此,黄老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测。

江述是用《水调歌头》这个词牌名的格律,把‘明月几时有’这首残篇给补全了!

强!

现在,除了强,黄老师已经找不出第二个字来形容江述。

怪不得,怪不得网上有那么多人称江述为才子。

随随便便就把一首宋词残篇补全,而且,还使得残篇的四句和后面补全的十几句浑然天成的一般。

要是不知道的,还会真的以为这首《水调歌头》就是那位原作者写的呢!

果然,江述的才子之名不是虚得的!

一开口便是千古名篇!

有这样才华的,当世能有几个?

…………

“怎么,黄老师,有什么不对吗?”江述隐隐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于是开口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黄老师摆了摆手,笑道,“我们接着游戏吧。”

节目的录制还在进行。

黄老师其实有很多问题要问江述,以及江述刚才吟诵的那首《水调歌头》,但这些还要等到节目录制结束后再说。

半个小时后,《快乐营地》中秋特辑录制结束。

观众们退场。

黄老师摘下耳麦,刚想过去和江述关于《水调歌头》这首词深入的交流一下,但没想到,他突然接到了一通电话。

“行行行,我马上回去一趟。”

黄老师家里有事,没来得及和江述说话,便着急匆匆地回去了。

江述这边。

在和苏烟聊天后发现,苏烟和他下榻的是同一间酒店。

那家酒店离湘南电视大厦不算近。

于是,苏烟邀请江述搭乘她的顺风车回去。

江述犹豫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白嫖的顺风车,不坐白不坐。

一辆保姆车停在电视大厦的楼下,江述和苏烟坐了进去。

车内。

苏烟托着下巴,满眼小星星盯着江述的脸看。

这种状态苏烟已经持续很久了。

准确的说,从节目录制结束后,苏烟就是用这种眼神望着江述。

搞得江述一头雾水。

难道是苏烟是被我的颜值迷住了。

可是不应该啊!

两人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为啥偏偏这次被迷住了。

江述疑惑的摸摸自己的脸颊,“师姐,是我脸上有东西吗?”

苏烟没有回答江述这个问题,而是笑吟吟的开口,“江述,那首《水调歌头》是你写的吧?”

什么,水调歌头,我写的?!

江述一脑门的问号,“你是说那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水调歌头,这不是我写的啊?”

苏烟咯咯一笑,“江述,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就别装了,我们背的《宋词残篇(其九)》,可是只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四句。可你今天足足吟出了足足有十几句,其余那些,不是你自己写的,难道还又是你从古书上看到的不成?”

等等!

江述察觉到了不对。

苏烟刚才是说,这个世界的《水调歌头》是残篇,只有前面的四句?

那他刚刚在节目里,岂不是……

裂开,江述瞬间裂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