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是匹好人!(2 / 2)

江述笑着闭上了眼。

“天亮请睁眼,昨晚无人死亡,各位请发言。”

在选完警长后,从警右开始发言,而在警长右手边的,就是苏烟。

苏烟扫了众人一眼,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相当淡定的开口说出让江述一辈子难以忘记的话,“我是一匹好人!”

江述:“???”

问:求此刻江述的心理阴影面积?

答:无限大。

随着苏烟的自爆,第一轮游戏当然是以江述这边狼人方的完败而告终。

第二轮。

苏烟抽到了女巫牌。

江述抽到了预言家牌,并且在第一夜就找到了一位狼人。

江述信心满满。

但没想到,这轮游戏的第二晚,苏烟这位女巫直接用毒药毒死了江述,平民一方失败。

江述:“……”

“你为什么用毒药毒我?”游戏完后,江述幽怨的眼神望着苏烟。

“白天你话那么多,我还以为你是狼人呢。”苏烟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姐,我是预言家啊,预言家!”

“那你白天为什么不直说呢。”

“我直说的话,晚上就不是被你毒死,而是被狼人刀死了。”

江述察觉到,苏烟这妮子,有种游戏黑洞的架势啊。

节目录制在不断进行。

这期节目进入最后一个环节。

“这期节目是中秋特辑,而中秋最大的象征意向就是月亮。所以最后一个游戏是和月亮有关。”

黄老师介绍着游戏规则,“这个游戏叫做‘月’字飞花令。我们十个人将会分为五组,两人一组。一人负责说出一句带‘月’字的诗词,另外一人背出搭档所说诗词的全文。”

“两项内容全部完成加两分,只完成第一项加一分。最后,三轮过后,得分最低的那组,将会接受榴莲芥末馅月饼的惩罚。”

“下面,游戏开始!!”

江述和张子凡被分到一组,同样是五组中的最后一组。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江述原以为这个世界的诗词和他那个世界会有较大的差别。

但前面几组说的的诗词,江述原本的那个世界也有。

看来,这两个世界的差异,还没到离谱的程度。

不过……

江述不确定的是,这两个世界的古诗词是全部都一样,还是只有一部分一样。

现在正巧又在游戏中,江述又不能掏出手机现场查。

于是。

为了求稳,江述扭头对张子凡开口,“子凡,待会儿你负责说带‘月’的诗词,我来背诗词。”

张子凡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这个游戏很快就轮到江述这一组。

第一轮,张子凡说了句“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江述轻松的背出《静夜思》的全文。

第二轮,张子凡说的是“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江述也将这首诗的全文背了出来。

第三轮。

张子凡说的是“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张子凡:“江哥,交给你了。”

江述笑了笑,“这首词有点长啊!”

不过,幸好,《水调歌头》这首前世赫赫有名的中秋诗词,江述还是背过的。

有点长?

听到江述感慨的张子凡微微一偏头。

这首词,不是只有四句吗,江哥怎么会说长呢?

…………

ps:不是刚毕业嘛,最近在忙着租房搬家的事情,更新方面有点懈怠了。

不过,我保证,在高考结束前,我会完成许诺的八章加更的。

要是完不成,欠的加更直接翻倍,一章变两章!